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九章 往事不堪

作者:寂寞的清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谢明承虽然没见到大师,似乎还是有收获。

    与人为善,予己为善!

    这是劝人向善的话,出家人说这话再正常不过。

    但是,这是明弘大师告诫他的话,还专门让小沙弥转达,这就不一般了。

    谢明承想着,大师是不是告诫自己,只要自己向善,自己就会有善果。而自己有了善果,对他私下站队的和王就有所帮助?

    只不知该与谁有善,遇到何事为善。

    他是在边关杀敌的军人,朝中局势复杂纷拢。身在局中,各为其主,他和他的家人总不可能与所有人、所有事为善。

    他的眼前又浮现出韩莞和两个孩子的面目……

    回去的路上,谢明承问道,“谢吉回来了吗?”

    谢福道,“还没有,八成封景家留饭了。”

    谢明承又道,“走,去西苑看看四爷。”

    谢福低声问,“大师能把小县主的病治好吗?”

    谢明承道,“大师愿意出手,或许能够吧。”

    三羊村韩家院子里热闹非凡,两只虎和翠翠还玩得热闹。

    看到两只虎笑得一脸灿烂,韩莞心里酸酸涩涩。

    刚才他们的父亲来了,没看孩子一眼又走了。仔细看,小哥俩像谢明承多些,像自己少些。

    只不过,他们一出生,就注定得不到父爱及祝福。成长中没有父亲的陪伴,总归是一种缺憾。虽然他们表面混不在意那个远在天边的父亲,韩莞还是看得出来,他们其实是想他的。

    若他们是父母爱情的结晶,哪怕后来因故分手,她也会大方地告诉他们,父亲是爱他们的。可是那种情况下有的他们,哪怕营造出父亲爱他们的假像,最后也会被拆穿……

    大虎正玩得高兴,抬头一看,娘亲好像不高兴了。

    他忙跑过去问道,“娘亲,你怎么了?今天咱家挣了好些钱,翠翠也来做客了,你怎么还不高兴呀?”

    二虎也跑过来说道,“娘亲是不是膝盖痛?我给你吹吹。”

    大虎二虎都蹲下身要掀韩莞的裙子。

    韩莞忙退后两步,笑道,“娘已经擦了药,不痛。娘就是累了,歇歇就好。”

    两只虎听了,才又跑过去跟翠翠玩起来,高分贝的叫声震天响。

    韩莞又笑起来。他们大气,开朗,快乐,良善,自己只要引导他们继续大气,开朗,快乐,良善,再给他们撑起一片天,就够了。

    他们有了自己,也就有了一切。反之,自己有了他们,也拥有了一切。

    去封家送脆皮肠的春山回来了。他说,“封大伯家来了客人,是封大哥长官谢将军的亲兵,吉爷。说谢将军过几天就要回边关,吉爷来拿给封大哥的家书。封大伯高兴,留吉爷在家喝酒,还请了李里正、马叔作陪。”

    谢将军……封景的长官不会是谢明承吧?他还有几日就要走了,不知休书何时能送来。

    夜幕降临,繁星捧出一轮明月。平顶山下的山村笼罩在茫茫夜色中,神秘而宁静。

    翠翠在韩家吃了香喷喷的红烧肉,才叼着火腿肠进山。怕它遇到危险,韩莞还让春山把它送到山脚下。

    等到两只虎睡熟,韩莞就把春嬷嬷叫进了西屋,有些事必须打探清楚。

    关上门,她悄声说道,“嬷嬷,下晌谢明承来家了。”

    春嬷嬷的眼睛瞪圆了,吃惊道,“他来做甚?不会是送休书的吧?”

    韩莞道,“他倒是说了要休我。只不过,翠翠放了个臭屁,他以为是我干的,休书还没给,就先气跑了。”

    春嬷嬷的嘴张得更大,“哟,怎么会这样巧。这事若传出去,姑奶奶的名声会更不好。那个翠翠,放……”她没好意思说放屁,顿了一下,又道,“干那事,也不选个时候。”

    韩莞苦笑道,“嬷嬷放心,这话他不好意思拿出去说,说出去他也没脸。至于他对我的印象,我早不在乎了。印象越不好,越能早日掰扯开。”

    她摸了摸头顶,又道,“自从上次在山上摔了跤,我几乎所有的事都想起来,就是记不清我是怎样被韩大夫人骗去做那件事的……有一种罕见的疾病,叫选择性失忆,很少有人知道有这种病。就是一个人受到外部刺激或者脑部受到碰撞后,遗忘了一些自己不愿意记得的事情或者逃避的事情。我觉得我就是得了这种病。那件事是我这辈子的劫难,让我羞于启耻,羞于见人,甚至不愿意想起……之前我庆幸忘了,可今天看到谢明承,他那样辱骂我,我觉得我不能忘。我也是受害者,比他还惨……”

    春嬷嬷捂住嘴哭了起来,哽咽道,“都是韩大夫人作的孽,你是她堂侄女,她怎么能这样害你。还有三老太太,你是她嫡嫡的亲孙女呀,卖了姑奶奶,好处都谋给小儿子。还有老爷,他是你的亲爹老子,由着三老太太把你卖了,由着韩大夫人作践你,连个屁都不敢放。当初三老太太揉搓太太,他也是这样……”

    韩莞的头脑似又有了些清明,脑海里出现韩家三老太太,也就是原主祖母小包氏,无事就骂原主亲娘黄氏,三天两头让黄氏去她住的小儿子韩泊寿家立规矩。黄氏之所以在生产时大出血死亡,就是小包氏先罚了怀孕八个月的黄氏跪,黄氏流血造成早产。黄氏死了,她还把罪名扣在韩苒头上,说她克母……

    当初韩大夫人要过继原主,三老太太反对的厉害。原主皮囊好,老太婆正想卖个好价。后来她的小儿子韩泊寿连升三级当上正五品的千总,她才松口放人。

    春嬷嬷用帕子擦了眼泪,又道,“老奴记得,姑奶奶刚过了孝期,那天大夫人把姑奶奶叫去密谈。姑奶奶回屋后哭了许久,说大夫人说,只要听她的话,就想法子把二老爷调去外地为官,再把二太太和四爷、八姑娘都带去任上,就能让二老爷脱离三老太太的掌控。而且,若姑奶奶真的跟了那个人,哪怕当个侧妃,也是四少爷和八姑娘的倚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