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13 回去

作者:苏幕遮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红毯走至一半,天空中忽然阴云密布,遮住了圆月,唯北方六颗星星闪闪发光,似指路的明灯。

    不知何处刮来大风,吹的人睁不开眼,媒体记者们纷纷抱怨起来,好端端的怎么忽然变天。

    唯独红毯上那道倩影忽然驻足,抬头看了眼天空。

    萧云和叹息一声,扭头看向红毯尽头。

    秋画静静的站在那里,眼中含泪笑着看向萧云和。

    萧云和不再犹豫,迅速走完红毯,无视主持人热情的笑容,飞快离开现场。

    备受关注的当红小花旦萧云和忽然消失在国剧盛典的现场,会引起怎样的轰动,已经不在萧云和的考虑范围内。

    秋画会帮她善后。

    “郡主,跟我来。”秋画拉着萧云和从剧场后门离开。

    恒大时代大厦,全城最高楼。

    两人乘电梯来到最高层,整个城市的霓虹阑珊尽收眼底,楼顶大风呼啸,一抬头,离天那样近,星辰仿佛唾手可得。

    “郡主,就是现在了。”

    萧云和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秋画,如果我回不来……。”

    “七星连珠下次现世是在七年后,如果郡主您回不来,我就回去找您。”

    萧云和不再犹豫,咬破指尖,瞬间殷红的血珠沁出,她将血珠滴在锁骨的花蕊处,缺失的一块花瓣以缓速生长着。

    北方天际,第七颗星星若隐若现,与其他六颗星星首尾相连,成北斗之势。

    锁骨处第七朵花瓣生成之际,天边第七颗星星亮如白隙。

    霎时间狂风大作,天际阴云密布,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仿佛要把地球上所有的东西都吸入进去。

    萧云和身上光芒大盛,她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城市。

    “郡主……。”秋画苍白着脸上前一步,却被一股无形的阻力挡住脚步。

    “这里比大夏好,不要再想着回去了,好好生活。”萧云和说完这些话,身上忽然爆发出刺眼的光亮,一朵巨大的七瓣花在她身后缓缓绽放,透明的颜色,仿若灵魂幻化而成。

    忽然间,萧云和感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她从身体里撕扯出去,不疼,甚至像被温水包裹着一般,她来到这里成为叶泠之后的一幕幕在脑海中走马观花般闪过。

    她被吸入那朵巨大的透明七瓣花之中,恰在此时,天际七颗星星陡亮如昼。

    然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一切风平浪静,楼顶的天台上,静静的躺着一个少女,呼吸均匀,仿佛陷入了沉睡。

    秋画走过去,抱起少女,看向天际,喃喃道:“郡主,再见。”

    ——

    “殿下,起风了。”侍女将披风轻轻的披在百里玥的肩头。

    “您身体不好,莫要吹久了凉风。”

    百里玥轻咳一声,忧愁的说道:“只剩最后一晚了。”

    这时一个侍女跌跌撞撞的跑过来,“公主,郡主……郡主醒了。”

    只见那刚才还如弱柳扶风般的女子“噌”的一下站起来,太过激动身体颤了几颤,被站在身后眼疾手快的侍女扶住。

    百里玥甩开侍女,健步如飞的离开,声音因激动而微微颤抖起来:“快,快去。”

    萧云和一脸平静的醒来,几个大丫鬟跪在她床头激动的痛哭。

    仿佛大梦一场,梦中的一切在她醒来的这刻渐渐如烟般散去。

    “郡主,您终于醒了,呜呜,奴婢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您了。”

    几个丫头哭成一团。

    萧云和安慰了一通,问道:“离我落水过去多久了?”

    稍微沉稳些的回雪回道:“七七四十九日。”

    萧云和默了默,原来才四十九天。

    “我的儿……。”门外传来一声痛呼,眨眼间女子夺门而入,看到完好无损的坐在床上的少女,泪如雨落,扑上去将之抱在怀中,仿佛抱着一件失而复得的珍宝。

    萧云和紧紧的回抱住她,“母亲,我回来了。”

    这个世界除了母亲,在没有让她眷恋的人和事。

    ——

    萧云和醒来已经三日,这三日,百里玥寸步不离的守着她,甚至连晚上睡觉都不敢闭眼,生怕睡着了萧云和又消失了。

    这三天各种大补的汤药萧云和快喝吐了,看着母亲殷切期待的眼神,不忍她苦心浪费,萧云和只能硬着头皮喝下去。

    闲来无聊,萧云和坐在廊下赏雨,院中种了大片芭蕉,雨打芭蕉,别有一番意境。

    自从她醒来,这雨就淅淅沥沥下个不停,一刻也未曾停歇。

    “郡主,皇上来了。”回雪站在廊下通报。

    萧云和捻了颗樱桃送嘴里,眉眼松懒,淡淡道:“不见。”

    这个国家敢说出不见皇帝的,皇帝也拿她没办法的,也就只有萧云和了。

    百里灼这三天天天往公主府跑,却回回吃闭门羹,他也不气馁,在客厅喝杯茶,招来萧云和的侍女询问她萧云和这一天都干什么了,得到答复后满意的离去。

    如此这般,也不嫌折腾。

    反正皇帝嘛,有的是时间。

    眨眼间半个月过去,萧云和身体精神在百里玥十全大补汤的狂轰乱炸下已经差不多恢复到她落水前的水平。

    想要报仇,也没得下手。

    薛家满门早被百里灼收拾了,皇帝雷霆之怒,必定浮尸千里。

    薛宝镜当初被萧云和的鞭子倒刺刺中脖颈动脉,早已尸骨无存,薛家满门流放的流放,斩首的斩首。

    萧云和又是个爱玩的性子,回到熟悉的世界,她骨子里的好动因子泛滥了起来,这天待百里玥午休后,萧云和避开看守她的侍卫,带了回雪一个丫头翻墙逃出去。

    本来连回雪她都不愿带的,上次落水那事给回雪这丫头留下的心理阴影太深了,寸步不离的守着萧云和,萧云和想从她眼皮子底下逃跑,真没那么容易,幸而这丫头是忠心向主的,不会给母亲打小报告。

    建安城还是一如既往的繁华鼎盛,闹市上车水马龙,摩肩接踵。

    萧云和戴上幕篱,一袭白衣走入人群。

    即使她只着一身素衣,但那纤腰楚楚动人的风姿令人见之难忘,幕篱长及脚踝,随风轻扬,如遗世仙子,飘渺出尘。

    走在鼎沸人群中,萧云和忽然觉得这才是真正的活着的感觉,即使这里科技落后,人心愚昧,思想封建,交通更是不便,但她还是喜欢这里。

    这里再不好,也是生她养她的地方。

    很快萧云和被一些小玩意儿吸引了目光,没工夫伤春悲秋,回雪一边付钱一边提东西,看到郡主又恢复从前的活泼可爱,露出了老母亲一般的笑容。

    “公子公子饶命啊,老朽只有这一个女儿,求您给我们父女俩一条活路吧……。”

    “废话什么,给我带走。”

    “爹……。”

    萧云和挑了挑眉,欺良霸女的戏份又上演了,在大夏,这种事情屡见不鲜。

    眼看人都被热闹吸引了过去,围的里三层外三层,大家都看热闹,没一个人伸出援手。

    回雪跃跃欲试,“郡主,哪家不长眼的恶少又出来作恶了。”

    萧云和回来这么长时间,还没顾得上施展一下拳脚,瞧,就有这不长眼的东西送上门来了。

    萧云和扬了扬眉,戴着幕篱,她的神情看不分明,但回雪就是立马领悟到了,她把这归功于主仆俩心有灵犀。

    一辆马车被人群拦住,一粉衣丫鬟掀开车帘皱眉问车夫:“前方发生什么事了?”

    车夫回道:“估计哪家公子又在逼良为娼,看热闹的人挡了去路。”

    粉衣丫鬟眉头皱的更深:“这得等到什么时候?”

    “光天化日下强抢民女,还有没有王法了。”车内传来一声娇喝,颇为义愤填膺。

    说着就要下马车见义勇为,丫鬟赶紧拦住她:“我的小姐啊,咱是官家千金,可做不得这抛头露面的事情,不然给夫人知道,还不剥了奴婢的皮。”

    “呦,我当谁呢,原来是德王府的世子爷啊。”忽然一道清脆的声音自人群中传来,这口气中的不屑一顾让围观的人群自发的让开一条路。

    好戏来了,围观群众激动起来。

    马车内的少女拧眉望去,只见一紫衣少女信步而来,身段窈窕,杏眼桃腮,端的是一个明艳娇憨,活泼伶俐。

    唐雪柳越看这少女越觉得眼熟,她一定见过,但一时难以想起来,她拧眉仔细思索。

    那世子爷一看是个黄毛丫头,冷笑道:“知道本世子爷,就别多管闲事。”

    这建安城,他还从没怕过谁。

    回雪冷笑道:“德王爷光风霁月,两袖清风,世子爷可别堕了德王爷的一世英名。”

    这句话算是触到了德王世子的逆鳞,恼羞成怒的指挥手下:“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给我绑起来。”

    “我看谁敢。”一道清冷的嗓音犹如寒光劈下,只骇得所有人心头一震。

    只见那紫衣少女身后缓缓走出一曼妙身影,素衣洁白,幕篱蹁跹,轻纱飞扬,犹如仙女下凡,遗世独立,飘渺出尘。

    德王世子的心被勾的痒痒的,真想掀了幕篱看看这丫头到底长啥样。

    “呵,在这建安城,就没有我德王世子不敢做的事,给我上,把这个女的也给我绑回去。”

    两个侍卫正要冲上去,只见那白衣少女忽然扣动腰间玉扣,眨眼间一把软鞭在空中挥出一道银光,便牢牢握在少女手中。

    那拖地的软鞭上长着倒刺,泛着幽幽的寒光,足以想见落在身上是何等的皮开肉绽。

    德王世子冷不丁打了个哆嗦,灵光一闪,觉得这软鞭十分眼熟。

    不待他多想,一鞭子抽上去,两个侍卫狼狈的滚回德王世子身边,骇的心神俱裂。

    “百里宏,你说本郡主敢不敢?”

    德王世子想到什么,双膝一软,脸色惨白,不可置信道:“你……你是永安郡主?”

    围观的人群发出一阵惊呼,永安郡主的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当今大夏,若说地位最尊贵的少女,非此人莫属。

    唐雪柳瞳孔骤缩,手指死死的扣住马车窗沿。

    是了,那紫衣丫鬟她在永安郡主身边见过。

    当时还感叹,郡主随便一个丫鬟就有此等容貌派头,永安郡主该是何等天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