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两千六百四十七章:精神病院正常人(7)

作者:快穿狂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边乔木努力实行着自己的起义计划,另一边有些自我怀疑的李医生,在仔细检查了一下昨天的用药记录,以及各种药物的库存之后。

    那是十分疑惑的不断嘀咕着:

    “怎么可能呢?不应该啊!

    药物明明已经下了,是我眼睁睁的看着她吃下去的啊,我确定我没有做梦,也没有忘了这件事啊。

    总不至于是她有了耐药性吧。

    可是也不应该呀,十倍的药量就算是有了耐药性,也不至于一点事都没有,还跟正常情况一样吧。

    要不查一查监控……

    不对,没有监控,医院里到处都是监控,昨天给她喂药的时候出于担心被人查监控发现,我特地将那段时间的监控给关了,到现在还没打开呢,这,唉呀,真是麻烦。

    算了,今天再喂一遍吧。

    这次就喂三十倍的量,不过一次性用这么多药,还是得通过其他渠道再弄点药回来,不然精神类药的使用和库存对不上也是个麻烦。

    希望不要再出意外了!”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情况也已然很明显,李大夫也没办法,只能重新做计划,尽快完成这个任务。

    好有所交代。

    做好决定之后,李大夫还特地打了个电话给杜仲叶,他没敢直接说自己下了药,但是没起效,只是说昨天忙,没来得及,最近几天一定会尽快找个恰当时机完成任务。

    杜仲叶那边也不是很着急。

    只是交代了下他,一定要处理好尸检报告之类的,不能有破绽。

    只要任务圆满完成。

    八百万剩余尾款立刻到账。

    ……

    虽然乔木治疗精神病患者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这毕竟是涉及神经元,脑部以及灵魂的活,不可能几秒钟或者几分钟一个就搞定了。

    因此即便她忙了一个白天。

    也才治好了十个人。

    就算她之后经验充足,治疗速度加快,以目前精神病院里面的精神病患者数量而言,那大概也得折腾小半个月才能把他们彻底治好。

    但是李大夫那边。

    显然是不愿意拖上半个月的。

    当天傍晚,所有人开始吃药的时候,李医生便已然端上了专门为乔木准备的超倍量药,进了病房。

    并且按照原先的惯例。

    拿出一根棍子威胁乔木吃药。

    原身刚进精神病院的时候,是十分抗拒吃药的,那时候需要不少护士配合逼迫,才能让她吃下药。

    而精神病院里绝大多数的普通护士护工,乃至于安保之类的,其实对一些事情并不知情,所以原身最开始服用的药物基本都是一些常规的,符合精神治疗标准的药物。

    直到几年之后,原身基本丧失自主意识,并且在多次的压迫之下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不再需要许多护士一起压制着喂药,李大夫这才开始独自喂药,并且借着独自喂药的机会,给原身增加药物剂量。

    如果一直需要许多人喂药。

    李大夫也不敢增加剂量。

    因为即便那些护士可能不太懂精神病相关的高深医学知识,但是该喂多少药,以及一些普遍性的精神类药物大概是什么作用,多少计量算合理范畴,她们还是知道的。

    喂几倍药的话,她们就算口头上不说,心里也肯定会有所疑惑。

    甚至于随着闲聊传出去。

    所以这一切都是循环渐进。

    有计划进行的。

    杜仲叶可能本来就从来没有想过,让原身在精神病院安然终老。

    人只要活着,就有可能出意外或者有隐患,只有死人才最安全。

    才能让他彻底放心坐稳位置。

    而在面临李医生逼迫自己吃药的情况下,刚醒来没多久,就已经吃过大力丸的乔木,一边按照原身习惯,双手略有些颤抖的去接药。

    一边偷偷伸脚踢了下床。

    然后下一秒,她坐着的那张床就塌了,她也因为坐着的那张床塌了的原因,直接跌倒在地,并且把手里面的那些药以及水杯给摔了。

    不但把药给撒了出去。

    还借此制造出了不小动静。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李大夫还没反应的过来,事情就已经成了定局,而正在附近几个病房给其他病人喂药的护士和医生,在听到如此大的动静时,为了以防万一,当然是全部都赶紧冲进了乔木的病房。

    生怕乔木突然狂躁或病发。

    伤害到李大夫。

    不过他们一进屋,看到的就是正坐在塌了的床上的乔木,有些惊讶失神的李大夫,以及满地的药。

    “这药数量是不是有点多啊?

    怎么会有这么多药?”

    “我记得这个患者用药量不是固定的吗,这个量,李大夫,你把这个病人一个月的药随身带着了吗?”

    “这药不是该按日拿取吗?”

    见人没事,进来的那些医生和护士,立刻便不由将目光注视向了满地的药上,同时很疑惑的问着。

    有些甚至还用怀疑的眼光。

    看向李大夫。

    绝大多数的精神类药物都是处方药,用药数量之类的,也都是有规矩和标准的,就算是医生本身超量支取,那也是相当的不合规矩。

    而如今这撒的满地的药。

    显然不合规矩。

    也不合用药量。

    因此着实怪不得别人怀疑。

    而听了这些质疑的李大夫,手脚当时便不由有些僵硬,心跳速度都加快了许多,不过他还是强撑着转过头,努力的为自己解释原因:

    “我就是因为懒,把给其他患者的药都带着一起了,结果谁知道药刚放到床上,我还没坐下来呢,这床就塌了,这些药也全都撒掉了。

    你们不用管我,你们忙去吧。

    有空帮忙跟后勤部反映一下。

    这床质量也太不行了。

    赶紧帮她换张新床!”

    说完,他就立刻把病房里的扫帚拿了出来去扫药,希望尽快把这些药全部都扫起来,然后不论是扔掉还是怎么样,反正绝对不能让其他医生护士看清楚到底是哪些药。

    他刚刚的话是有漏洞的,不同患者吃的药是不同的,而他撒在地上的这些药,明显与他负责管的那些患者不能完全对应得上,而且不同患者的药,基本都是分开装的。

    哪可能混到一起去。

    还一下子全部都撒了。

    不过,不管那些医生和护士有没有弄明白,他们全都还算配合的点了点头表示理解,然后就走了。

    不过多的多管闲事。

    有时候也算是种职场准则。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